【视频不能看解决方案】手机端浏览器(推荐使用手机自带浏览器或搜狗浏览器,移动网络会有部分拦截)
公告:撸大片备用地址请广大撸友及时更新收藏,爱收藏不迷路,撸大片永久地址(ldp11.com),地址栏输入备用地址即可访问!!!

庄稼地里的诱惑 第1章 菜园地里


  二十一岁的万载龙,象山野间一匹放养的野狼,第一次准备进城了。
  爷爷万算子曾经眯着眼,捋着一缕白髯,坐在龙吟山峰顶上的那块大青石上,用淡然的语气跟他说,「龙娃子,你就在这山野中厮混吧,这辈子,别进城,城这东西,有什么好的,古时,就是四面城墙,圈成一个囚,各色人等被困在里头,为各色名利身不由己地旋进那个涡流,迷失本性,乌烟瘴气,临死才知悔悟,晚矣……」
  万载龙手里搓揉着他自己种植翻晒的旱烟叶,闻嗅着烈日炙烤下那独特的烟香,嘿嘿一乐,说,「可是谷生说,『不想当孙子的人,永远当不了爷爷』。树挪活、人挪死,爷爷,甭管外面的世界是好还是孬,我都想外出见识一番才死心,再说了,麦良哥在城里过的那么窝囊,他还不想回这山沟里来呢。」万算子微眯的长眸一睁,睇了载龙一眼,又倏然闭合上了,良久,说,「龙娃子,人各有命,富贵在天也在人,看来,你也是跳不开红尘这个大穹隆的。爷爷不拦你,腿在你身上,心在你肚里,天地空旷,你想朝哪儿走,命就跟着你朝哪儿走。你若一入世,有多少因缘劫数会层生不穷……爷爷只告诉你一句话,遇事不怕事,见招拆招,欲海无涯,有度是岸。机缘来了时,你自去吧……」爷爷终于放话了,万载龙就沉不住气了。
  独自在龙吟山顶生活了二十一年的他,在听了千谷生说的麦良哥的事后,便与谷生一起,骑了谷生的那辆倒了四次手的日本走私旧机车,突突突地出了鸡鸣村的村口,准备沿着乡路、省路,国道,一路往南,奔向铄阳城
  鸡鸣村离铄阳城五百里地,离乡政府驻地的营防村五里地。
  那辆拉轰的破野狼刚突突突突地飚到营防村村西的大片菜园子地头上,一个红色的身影就突然从搭了深绿色的黄瓜架子的地里窜了出来,站在了破野狼车前方两米远的路中心上!
  千谷生一个急刹车,急窜的摩托车差点后蹄子尥起来把后座上的万载龙给颠出去。
  破野狼不叫唤了,千谷生叫唤了起来,「妈的,找死啊?找死也把眼睁大了,别冲你千谷生爷爷的坐骑上撞来!」
  骂声刚落,一个银铃般的脆声,铃铛般敲起来,「哎哟喂,千谷生你个小没良心的,才多久不见,回来就不认识你亲姨榴花嫂子了?你个杀千刀的,回来探亲了也不来问候你亲榴花嫂子,倒狗眼无珠地骂起我来了,看我今天不打折了你那裤裆中间第三条狗腿!」
  这娇滴滴脆生生的女声刚响起来,千谷生的骨头就酥了一半!
  他大嘴一咧,刚要冲着口口声声他亲姨他亲嫂子的榴花小媳妇嬉皮笑脸地献殷勤,一条米半长的铁榔头就兜头冲他劈了过来!
  他大叫一声,「亲嫂子,好榴花,别,别,我这不是一回来就来看你来了嘛,别打……」
  一边叫着,一边突然发动破野狼,将车轰得一下开出数米远,一头扎在路边的黄瓜架子地里头,这才生生煞住车,从车上蹦了下来。
  那个叫榴花的小媳妇犹不解恨,抄着大长把的铁榔头继续追打过来,那榔头刃儿朝上,狠狠地就冲千谷生的裤子裆里兜来!
  千谷生灵活地一跳,一闪,躲过榴花的铁榔头,倏忽窜到她的身边,胳膊象铁钳子一样,上去就把她那浑圆丰满的身子给箍住了。
  他这结实的身体一抱紧榴花的身子,她的身子就软了一下,因为生着气挥舞铁榔头,那大胸脯汹涌起伏着,气喘吁吁地回眸娇斥他,「小混蛋,放开我!滚你娘的犊子去吧,有种这辈子都别来见你榴花嫂子了!」千谷生将她那软弹丰腴的身子搂抱在怀里,用自己腹下已经硬起来的地方故意蹭顶着她,嬉皮笑脸地说,「好榴花嫂子,亲嫂子,亲姨,我怎么舍得这辈子都不来见你呢?我就是娶媳妇那天晚上,也会从热被窝里爬出来,再钻钻你的热炕头滴,嘿嘿,好榴花,半年不见,想我了吧?嫂子你这小野辣劲,兄弟我就是喜欢!走,咱们菜园子里说话去……」
  一边哄劝着怀里乱挣扎却已经软成面条的小媳妇,一边冲着被他闪在破野狼上嘿嘿观好戏的载龙眨弄着眼睛,说,「兄弟,你先骑车去大套河那边洗个澡凉快凉快去,等我一个小时后,咱再上路……完事后我去大套河桥头等你。」榴花被千谷生强制降服在怀里,他那让她受用过好几遭的地方又那样硬硬地蹭顶着她,她便不再那么泼辣辣地挣扎,而是媚眼嗔视着他,在他怀里轻浮地扭来扭去,就由着他推搡她,一起钻进路边幽深的瓜架子地里去了。


  大中午头的,乡里人都在家里歇晌,这村西头的小路上前不见来者后不见古人,这一对熟少妇壮小伙的钻进菜院子里去要干啥,万载龙哪能不知?之前谷生和榴花这类小媳妇的绯事,他这发小可都知道,听说榴花还特意去他们部队驻地那边看过他……
  他冲那俩迫不及待消失在地里的人后影,大声递了两句,「你俩慢慢来,把事尽情滴办滋润了,没事,我去那边慢慢等你们,哈哈。」榴花在谷生的怀里扭头看了看路边的载龙,冲谷生娇媚地嗔了一声,「讨厌!」千谷生的手已经不老实地钻进她的小人造棉衫里面去了!
  一边摸弄着那对没有被罩子包裹的酥物,一边在她脸上乱啃着说,「榴花嫂子你不是就喜欢我们这种讨厌的男人嘛,嘿嘿,好嫂子,你好香,半年多没见,想死我了,上次你去看我,一晚上咱们弄了五次,害得我的腰次日都做不了俯卧撑了。」
  嬉戏着,两人已经走到了瓜架子深处,脚下仲夏的青草长得茂盛,好象铺了一床软软的地毯。
  中午的气温又闷又热,将这草也烘得温乎乎的,两人身上早就出了一身的水汗,谷生顺势将榴花压到了脚下的青草上。
  榴花穿了一套红色小粉花的人造棉衫裤,松松的遮挡着她白腴的熟透的身子,谷生的手很容易就钻了进去。
  松紧带的裤腰被他一扯,就褪到了她的膝盖上。
  谷生急色色地将她的小衫掀上去,将她的一截白嫩的肚皮和两座饱满的大蜜桃露出来,嘴象大黄蜂一样就扎了上去。
  榴花噢啊地伸吟了一声。
  声音悠长,穿过密不透风的瓜架子,飘散出去,在乡村瓦蓝瓦蓝的天空下传得很远。
  谷生一边揉搓亲弄着她的一对汗香的丰白乳,一边手忙脚乱地将自己的裤子腰带解开了。
  那枚一直顶蹭着榴花的家伙从里面窜出来,击打在她的肚皮上,让她不禁又是一声饥喝的叫声。
  因为赶时间,谷生来不及跟这个风流的小媳妇细细地调情,手和嘴并用,在她被汗水湿透的白身子上四处抓捏了几把,就果断地将她的两条腿分开,熟门熟路地就给她弄了进去。
  榴花筛糠一样颤抖起来,高高低低的声音放肆地从胸腔里传出来,身子更是在谷生的身下白蛇一样肆意扭动着,享受着生猛小伙的狂儿野进攻。
  瓜架子被他们撞击的沙沙响,不远处村落里的树上,蝉声在此起彼伏地聒噪着,和着晌午的热风,与这野战的诱人声音混合在一起,谱成一曲别样的、生动的乡野之歌。
  千谷生一边大动着,一边喘熄着说嫂子你叫的这么大声,也不怕被人听到啊?
  真是要命。
  然后就用自己的嘴封堵到了榴花的嘴上,将那声音逼迫在俩人的喉咙里了。
  榴花的腿不停地盘绕着,蹬着,千谷生的腰则不断地拱动着


上一撸:庄稼地里的诱惑 第10章干爹求你



下一撸: